China Is Obligated To Offer Climate Finance To 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 Said UNOSSC Officer

,

The Paper, Paris, France

As a senior adviser for United Nations Office for South-South Cooperation, Zhang Xiaohua talked to us that China is obligated to offer climate finance to least developed counties as China is the second biggest economy and biggest emitter in the world. 

在气候谈判中,气候资金一直是争议和关注的焦点。

2009年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发达国家承诺2020年之前,将通过“包括公共部门和私有部门、双边和多边机制在内以及其他资金来源的各种渠道”,共同筹集每年1000亿美元的资金。但是到了2015年的巴黎气候大会,我们仍然不清楚这笔钱将如何落实。另外,2020年后的资金问题如何解决,也是留在人们心中的疑问。

在巴黎大会开幕前,根据国际扶贫发展机构乐施会委托国际机构“气候分析”进行的研究,如果全球升温2摄氏度,2050年之前,发展中国家每年需要支出5200亿美元用于应对气候变化;如果升温3摄氏度,发展中国家每年将必须多支出2700亿美元,即总额达到每年7900亿美元。和全球升温2摄氏度相比,这意味着发展中国家每年需要多支付超过50%的资金用于应对气候变化。

此外,如果全球升温达到3摄氏度,发展中国家到本世纪中还将面临每年1万7千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而升温2摄氏度,经济损失为1万1千亿美元,额外产生的6000亿美元损失相当于去年富裕国家提供发展援助的4倍,上述这些问题是各国领导人参加巴黎气候大会时需要讨论和解决的问题。

在11月30日的巴黎气候大会开幕式上,一些发达国家又再次向气候资金注资,包括东道主法国和加拿大、芬兰、德国、意大利等国在内的11个国家承诺拿出近250亿美元资金帮助受气候变化影响最脆弱国家适应气候变化。但若从发展中国家实际需要来看,气候资金的缺口依然很大。
 
另一方面,应对气候变化的南南合作却日渐活跃起来。在11月30日举行的气候大会开幕式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他的讲话中用三个数字,10、100和1000揭示了中国在南南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上的进一步合作。

习近平说,中国将于明年启动在发展中国家开展10个低碳示范区,100个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项目及1000个应对气候变化培训名额的合作项目。

这是继中国在今年9月宣布出资200亿元人民币建立“中国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之后,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上的又一承诺。
 
对中国的承诺,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气候变化南南合作高级顾问张晓华说,这首先体现了中国作为大国的领导作用,特别是在面对全球挑战、面对气候变化时,我们需要体现团结协作的精神,才能实现共赢,取得“1+1大于2”的效果。
 
南南合作的背景是什么?在全球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图景中,南南合作尤其到了什么作用?就南南气候合作的相关问题,澎湃新闻专访了张晓华。
 
澎湃新闻: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南南合作与发达国家的南北合作比起来,形式和内容上是否有不同?

张晓华:首先从性质上讲,很大部分的南北合作是发达国家的一种义务,而南南合作更多体现的是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互帮互助。具体形式上,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合作形态更多样,这也是由于发展中国家之间不同的国情和发展水平所决定的。互帮互助、分享经验和技术合作是南南合作的主要形式之一,特别是在发展水平相近、国情类似的发展中国家之间。援助型的南南合作也是主要形式之一,尤其随着新兴发展中国家的迅速发展,能力在不断提高,以资金和技术支持为主的南南合作也越来越多。广义地讲,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经贸往来也是南南合作的重要形式。这类南南合作的重要性也正在不断体现。

澎湃新闻:中国成为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的领导者是基于什么背景? 

张晓华:气候变化是全球性的挑战,需要进一步加强国家合作,这是中国提出加强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的大背景。从道义上讲,中国这些年经济得到了飞速发展,但也成为了温室气体第一大排放国。很多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面临着越来越明显的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中国有义务通过南南合作对这些发展中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另一方面,虽然中国实现低碳发展和绿色增长依然任重道远,但不可否认中国这些年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其中取得了很多成果、经验和教训,与发达国家的经验相比,这些对广大发展中国家更具借鉴意义。通过南南合作,不但能够让别人了解中国所做的努力,同时其他国家还可以从中获益,是一举两得之举。
 
澎湃新闻: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现在在气候资金上的出资额已经接近发达国家水平,这表示中国政府对“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理解有所不同吗?
 
张晓华:中国在南南合作上承诺的资金量非常显著,但这和 “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并不矛盾,而是在新的情况下,更好地体现了“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是一个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的基本原则,这是任何时候都必须坚持的,这是毋容置疑的。但哪些是共同的责任,哪些是有区别的责任,根据情况不同都会有所不同,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加强气候变化南南合作一方面体现了中国作为有能力的发展中国家,愿意承担共同的责任,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是其不可推卸的、有区别的责任。另外,目前中国提供的南南合作资金在总量上是很大的,甚至超过了很多发达国家的水平,但和中国经济总体量相比是相当的。
 
澎湃新闻:习主席在开幕式上的讲话提到了南南合作基金一些具体的安排,作为观察员,你觉得以后南南合作基金怎么用才能最大化发挥它的效用?
 
张晓华:南南合作需要资金支持,但最重要的不是资金的数量,而是怎么样利用有限的资金去真正地促进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合作、交流和知识分享,真正体现南南合作的效果和作用。南南合作并不是新概念,在国际合作的背景下已经有很长时间的历史,在加强发展中国家团结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还有更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比资金量更重要的是如何支持一些具体的合作活动。要最大化地发挥国内一些相关机构的作用,无论是政府的比如各类国际合作中心或是非政府组织以及私营部门。要使这些机构成为开展南南合作活动的主体,通过它们跟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机构对接合作开展相关的活动,这才是真正的南南合作。不能把南南合作看做是出资的渠道,其精髓是合作活动本身。
 
涉及到合作的领域,应该优先考虑中国擅长的一些领域,比如说习主席提到低碳示范区,中国国内一些低碳示范区做得不错,通过南南合作把这种经验介绍到别的发展中国家去,一举两得。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开展南南合作一定要尽可能鼓励多方参与,充分利用现有国际多边机制的作用,包括联合国和区域发展银行等。它们不是南南合作的主体,但是可以为开展南南合作发挥很好的促进作用。他们开展国际合作活动的经验和能力,是发展中国家机构所不具备的。目前很多联合国和其他国际机构都非常愿意与中国合作开展南南合作活动,这些都是非常好的资源和机会,应该好好的利用起来。
 
澎湃新闻:你怎么理解中国力度越来越大的对外援助?

张晓华:国家和国家间的关系,其实与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很相似。一个人长大成人之后,需要承担越来越多的责任。帮不帮助别人和你的穷富没有关系。中国现在不断加大对外援助的力度,说明中国更为成熟、更为强大了。气候变化是全球性的挑战,事关国际道义,是有效参与全球治理的一个重要抓手。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不但要有所作为而且能大有作为。

澎湃新闻:其他的新兴发展中国家表现如何?

张晓华:许多新兴发展中国家对通过南南合作开展气候变化国际合作都有很大的兴趣和意愿。比如印度在这次大会上倡议建立国际太阳能联盟,主要目的就是在印度的优势领域内,如太阳能、可再生能源领域,开展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巴西在其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里也明确提出通过南南合作加强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支持。

整体上看,在国际层面,南南合作有一个很好的势头,也有极大的潜力,但现在面临的一个具体问题是,各个国家在南南合作上沟通协调不太够。希望国际社会能够携手在这方面有所推动,比如在有意愿推动南南合作的国家和国际机构之间建立更为广泛的合作伙伴关系,从共享信息到共同行动,让气候变化南南合作不但能够使得中国受益、广大发展中国家受益、更能为解决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做出更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