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peace Investigation Exposes Scholars to Hire to Back Up Fossil Fuel

,

The Paper, Paris

Key message from the article: A Greenpeace undercover investigation exposed US scholars can be hired by fossil fuel companies to write papers that  doubt about the link of climate change and fossil fuel use. 


 

12月8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在巴黎气候大会举行期间发布了一项调查。调查指该组织的卧底调查表明一些美国顶尖大学学者在获取煤炭石油企业的资助后,发布学术论文质疑气候变化理论。

调查人员在中东某国注册了一家石油公司,之后以这家石油公司的身份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州州立大学的学者取得联系,询问对方是否能撰写报告以推广煤炭在发展中国家的使用和宣传碳排放的益处。
 
这些学者同意撰写相关报告并表示在论文审核、评审的过程中,他们不需要披露资金的来源。

来自宾夕法尼亚州州立大学教授弗兰克•克莱门特(Frank Clemente)曾对媒体声称,“没有企业资助我的研究,我所有的报告都是以独立学者的身份发布的”。

在与假扮煤炭公司代理人身份的调查者往来的邮件中,调查人员询问克莱门特是否能撰写一份反驳“燃煤与过早死亡有关联”观点的论文。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称,每年有370万人死于煤炭石油燃烧所导致的污染。克莱门特表示,发布反驳上述观点的论文正是其研究领域的工作,他可以在媒体报道中反驳上述观点。“如果想要一份10页左右的论文,需要花费15000美元(近十万元人民币),”他说。
 
在给调查人员的邮件中,克莱门特还附上了自己过去撰写的被媒体引用较多的文章。他透露,在一份其作为主要作者的《煤炭的全球价值》报告编写过程中,美国煤炭巨头公司皮博迪(Peabody)曾支付其五万美元(约32万元人民币),这份报告发布于2012年,被美国20多家媒体引用和报道。
 
当调查人员询问在论文发布过程中是否需要声明其资助来源时,他回复说,“在美国并不需要声明学术论文的资助来源,……我始终是以独立学者的身份提出质疑”。 但实际上,以美国学术期刊《科学》为例,该期刊要求论文作者,“如果接受利益相关方的捐助,需要在提交论文或者进入同行评议评审阶段时披露和澄清”。
 
在回复记者的邮件中,克莱门特表示,他时常作为“顾问”与不同的组织和企业合作,绿色和平所质疑的他的论文,“在那期间我并不拿大学的工资”,他说,但对于进一步的问题,他未予置评。

普林斯顿大学物理学教授威廉姆•哈勃(William Happer)也是此次调查对象之一,哈勃是知名的气候变化怀疑者,在美国媒体对气候变化的报道中,他的话经常被引用以反映围绕气候变化的争论。2013年5月,哈勃与另一名学者联合署名在《华尔街日报》撰文称,大气中不断升高的二氧化碳浓度是地球之物的福音,与全球变暖之间存在极小的联系。

当调查人员与哈勃接洽时,他同意接受一家中东国家石油公司的资助并撰写研究报告,而这家石油公司正是调查人员注册成立的,实际并不存在石油开采和运营。
 
在发给调查人员的邮件中,哈勃透露,他曾经接受皮博迪上万美元的资助以在某个听证会中致辞质疑气候变化,而这笔钱表面上来看只是由一个智库支付给他。
 
哈勃称,作为全球变暖政策基金会(GWPF)的主要顾问,他可以将一个在学术期刊上难以发表的论文,发表在由这家基金会组织评审的学术期刊上。
 
在回复《纽约时报》对此事的采访时,克莱门特说:“我对我的研究感到骄傲,我相信清洁的煤炭技术能带来稳定又便宜的能源,有助于发展更好的环境。” 当哈勃被问到是否赞同应该披露工业界对科学研究的影响时,他说是,不过随后又补充:”绿色和平的文章不在于此,而在于抹黑他们的对手。“
 
今年2月,《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称,美国哈佛史密森天体物理中心的威孚•孙(Wei-Hock Soon )与煤炭石油公司存在利益交换以发布质疑气候变化的论文。
 
绿色和平英国办公室项目执行总监约翰•萨文说:“现在的问题很简单,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有多少学术报告是在煤炭石油公司的资助下’诞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