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lnerable Countries Want 1.5 ℃: A Matter of Survival

Vulnerable Countries Want 1.5 ℃: A Matter of Survival
The Paper
,
Paris, France

Vulnerable Countries Want 1.5 ℃: A Matter of Survival

Key message from the article: Countries most vulnerable to climate change including small islands counties call for 1.5℃ instead of 2℃ as a long term goal at Paris climate talk. They explain why it's a matter of survival.


 

就在气候变化谈判代表们在巴黎相聚时,在太平洋岛国帕劳,那些因为2013年台风“海燕”的破坏而不得不搬迁的人们,仍然在试图返回旧地并重建家园。

帕劳的首席气候谈判代表Xavier Matsutaro将这个信息带到了巴黎,“那些搬迁到远离海岸线的城市的人,因为城市已经过于拥挤而无法留下,他们必须回到家乡,但我们自身的能力和资源有限,就在来巴黎几个月前,我看到在岛屿的低地,重建还进行得很慢。”他对记者说。

和帕劳一样,在巴黎气候大会上,以小岛屿国家为代表的极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脆弱国正积极地游说。对于他们来说,将控制全球气温上升的目标定在1.5摄氏度而不是2摄氏度,才是一个可持续的气候治理目标。
 
1.5摄氏度目标得到了108国支持或响应
 
2摄氏度目标受到广泛的认可已有30多年历史。它最早是由经济学家William Nordhaus在1975年提出,在他的研究中,他分析了气温上升2摄氏度以上对社会经济可能造成的影响,但Nordhaus本人并没有将2摄氏度作为一个各国应该达成的政治目标看待。
 
1992年,各国签署《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公约中约定应“将大气中温室气体的浓度稳定在防止气候系统受到危险的人为干扰的水平上。”但究竟是什么水平,却没有定论。
 
随后,2摄氏度成为“安全值”得到了不少科学研究背书。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结论是,将升温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有助避免大规模迁徙、加剧贫困、疾病传播等问题。在1990年代中期,德国政府提出将摄氏2度作为国际社会共同努力的目标。在2010年的坎昆气候大会上,2摄氏度正式得到各国的认可,并作为一个政治目标被写下来。但如今,新的科学研究证实,对于人类来说,摄氏2度仍然不足以避免许多灾难的发生。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科学家James Hansen曾在1988年到美国国会警告气候变化来临带来的灾难性影响,他也是气候变化研究领域的先锋。在2011年时他曾对公众说,“摄氏2度仍然太高了,对我们的子孙后代来说,2摄氏度将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害。”
 
许多研究进一步证实了Hansen的看法,包括IPCC科学家在内,许多人警告,如果气温上升2摄氏度,太平洋不少岛国都会变得无法居住,局部地区的平均气温上升会达到3.5摄氏度,人类同样不能阻止疾病传播和极端天气频繁发生。
 
在巴黎气候大会的协议草案中,更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站在同一个阵线上,他们提出巴黎协议应该将控制气温升高在1.5摄氏度以内作为目标,这个目标目前得到了全球108个国家的支持或响应,超过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96个缔约方的一半。
 
作为东道主,法国总统奥朗德在巴黎气候大会的开幕式上说:“我们需要定义并描绘出一个可信的路径,这将使全球升温在2摄氏度甚至1.5摄氏度以下——如果可能的话。”

就在巴黎大会的第一天,由包括马尔代夫在内的20国组成的气候脆弱国发表声明,声明中说,“使气温上升保证在最小的幅度——低于1.5摄氏度——不仅会保障安全与繁荣,同时也传达了正义。”

各国目前承诺会使地球平均气温上升3摄氏

气候变化和海平面上升对小岛国的影响已经显现。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 (UNESCAP)及联合国大学-环境与人类安全研究所(UNU-EHS)12月2日发表的针对太平洋小岛国的一项研究,对位于基里巴斯、瑙鲁和图瓦卢的852户家庭、6852人进行了访问。这个访问揭示,那里越来越多的人正成为气候难民。

 
越来越频繁造访的飓风、洪水或是淡水的缺乏等都使得许多生活在岛屿的低洼地带的人们被迫迁徙。
 
”在过去的10年里,图瓦卢和瑙鲁已经有分别超过15%和10%的人移民他国,其中气候变化是主要的原因之一。在基里巴斯相对较少,数字是1.3%。但如果气候变化加剧,造成海平面上升、干旱加剧等,在基里巴斯和图瓦卢都有超过70%的家庭有移民的意愿,在瑙鲁有移民意愿的家庭则是30%,可惜的是只有1/4的家庭能承担这笔费用。”调查的负责人UNU-EHS的Koko Warner博士说。
 
让Warner担忧的是,尽管气候难民需要得到更多的关注,但他们并不是《联合国日内瓦难民公约》中认可的难民,这使得气候难民仍然处于法律空白地带。
 
“国际社会需要认可他们的身份,巴黎协议中应体现对他们的关注。”Warner说。
 
在马尔代夫,政府正通过推进一项“安全岛屿计划”来帮助人们更好的适应气候变化。这项计划包括,在一些岛屿的中央修筑高地,修建更能抵抗台风等极端天气的房屋,在海岸线修筑水泵以防止洪水入侵等。
 
在图瓦卢,政府却因为缺乏资金和技术的支持而无法开展大规模的适应项目。图瓦卢总理Enele Sopoaga对记者说:“我们并没有导致全球气候变暖发生,但却要承担这样的后果。许多国家仍然对我们的损失和呼吁视而不见。在谈到气候变化带来的损失时,他们告诉我,需要去证实和评估损失和气候变化的关系,图瓦卢只有1万人口,我们对这样的要求无能为力。”
 
目前,已经有超过180个国家向联合国提交了他们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这些国家每年的排放量超过全球排放量的95%,但不少分析指出,目前的承诺会使地球平均气温上升3摄氏度左右。
 
作为小岛国联盟的成员之一,Sopoaga在巴黎气候大会的第4天再次呼吁各国将目标定为1.5摄氏度。“这是关于我们生死存亡的问题。”他说。

By visiting EJN's site, you agree to the use of cookies, which are designed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and are used for the purpose of analytics and personalization.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Privacy Policy

Related Stories